「沒人會離家,除非家成了鯊魚的口」-《離鄉背井》索馬利亞裔英國詩人Warsan Shire,一首關於移民的詩(含中文翻譯)。


機緣下,翻到索馬利亞裔英國詩人Warsan Shire 2009年的作品 "Home" ,字字精煉,美得令人心痛。


《離鄉背井》

沒人會離家除非

家成了鯊魚的口

你跑向國界

只有在

你看見整座城市拔足狂奔的時候

你的鄰居跑得比你快

喉裡帶著血淋淋的呼吸

和你一起上課

在老鐵皮工廠後吻得你暈頭轉向的男孩

握著一把比身體還大的槍

你離家

只有在

家不許你駐足的時候

沒人會離家除非家緊追著你

腳底是火

腹內是熱的血

這從不是你想做的事

直至熱騰騰的刀鋒威脅著逼近

你的頸子

即便如此你仍壓抑著國歌在

吸吐之間

只有在機場廁所撕爛了你的護照

為每一口紙啜泣時

你才確定再也無法回頭

你得明白

沒人會把自己的孩子放上船

除非水域比陸地安全

沒人會燒焦手掌

在火車底

在車廂下

沒人會在貨車熬過晝夜

以報紙果腹

除非千里跋涉的意義

不只代表一趟旅程

沒人會低身鑽過柵欄

沒人想被拷打

被憐憫

沒人會選擇難民營

或赤條條地被搜身並留著

身體獨自疼痛

或監牢

因監牢比

燃燒的城市還安全

而一個獄卒

在夜晚裡

也比一卡車

看起來像父親一樣的男人來得好

沒人能承受

沒人能吞下

沒人的皮膚這麼堅韌

那些

黑鬼滾回家

難民

髒移民

找庇護的人

吸乾我們的國家

乞討的黑鬼

聞起來好奇怪

野人

把自己國家弄得一團亂現在又想

來弄亂我們

那些話

骯髒的面孔

如何從你的背脊抖落

也許因為這些打擊比

四肢被撕裂還溫和

或者是因為那些言語

遠比十四個在你腿間的男人

還溫柔

或者是因為那些侮辱

比起瓦礫堆

比起骨頭

比起你的小孩

四分五裂的身軀

還來得容易忍受

我想回家

但家成了鯊魚的口

家成了槍枝的膛

而沒人會離家

除非家緊追著你到海岸

除非家告訴你

腳步快些

拋下衣服

爬過沙漠

涉過海洋

淹水

貯藏

飢餓

乞討

忘了尊嚴

存活著比較重要

沒人會離家除非家是耳裡汗涔涔的聲音

說著-

走吧

現在奔跑著離開我

我不知道我變成了什麼

但我知道無論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