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智慧型讀者》

2021年,許多兒時的戰友老友好友定居英國,其中之一就是象姐。

象姐是奸商與太太廿年前的中學同學,貴為女排與沙排港隊的她,無論是身高、手長、靈敏度、彈跳力、爆發力等都比我優勝。她,擁有著專門大力扣殺得分的右手,與專門幫老師收拾頑皮同學的左手,在中學時代,她一直都是站在鬥獸棋食物鏈頂端般的存在著,所以我一直都叫她象姐。

畢業之後,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忙碌。除了數次同學婚宴上遇過,其餘時間都是靠FB得到對方消息,靠FB知道她也是「黃到仆街」,靠FB知道她嫁了個投行高層,靠FB知道她移居英國。

來到英國後,象姐搬進了一座擁有著果園的大宅,難得聖誕長假期,即使5個鐘車程,也要南下渡假兼聚舊,就當坐了一轉飛機去日本。

十年不見,眼前的象姐居然與「賢良淑德」扯上關係(唔咁寫下次見面可能有生命危險)。與她及她先生亞智共進晚餐時,留意到亞智身後有副精美的國際象棋,喜愛胡亂搭訕的我便開起了話題來:

 

奸商:「你都有捉象棋架?我都有呀!我都係睇完套劇先開始捉,你係咪同我一樣呀?」

亞智:「無,細個讀大學時有捉下咁囉~」

象姐:「副象棋係裝飾嚟架咋,都無咩見佢點捉棋。」

奸商:「介紹你上 Chess.com捉喇,隨時有對手,仲有積分排名,打到高分仲可以去打職業比賽。我睇開個啲youtuber都千五千六分,我就弱啲,得六百。」

亞智:「當年代表學校出去比賽時,都有玩過評分,當年好似係千八分。」

太太:「吓?千八分與六百分?你地講緊既唔係同一樣野吧?」

晚飯過後,埋枱見真章,下了兩步,已經心知不妙。

奸商:「咩原來香港都有大專國際象棋比賽架?你當年代表邊間呀?」

亞智:「哈佛,我當年代表過哈佛外出比賽過,不過不是必然正選。」

當刻,我不懂到底應該用「柒出個未來」、「高手在民間」或是「轉角遇到愛」來形容會比較貼切。

在大宅渡假的數天,我們除了談到國際象棋,談了國際形勢、歷史走向、抗爭之路、光復日期、最新科技...... 難得有朋友,比我更堅信紅太陽下山之日是指日可待。太太也說,一直以來聽我說,就像聽講故佬講故事,聽了就算。可是聽亞智說後,感覺紅太陽下山之日真的是指日可待。

看來,社會大學畢業與哈佛大學畢業的人,說話的重量是有不同的。

象姐與亞智帶我參觀他們大宅內的圖書館,上至天文下到地理的書,他都應有盡有,我也從圖書館中,借來了一本《哈佛教你做個生意人》的書,回家慢慢品嘗。就在此時,突然間發現一本中文書,完全完美地融入了這個充滿著智慧的書架內。這書的書名叫《做個香港出世的英國人》。

奸商:「嘩嘩嘩!點解你地會有呢本書既?」

象姐:「呀係喎!真係你黎架?快啲簽個名先喇~古惑仔學人出書,搞笑喎你!」

奸商:「你地邊個咁有品味識得買呢本書先?係咪呀智先?」

象姐:「當時呀智想上網訂余杰本書時,個網站話加20蚊有多兩本書,咪加囉~點知你個本係其中一本,我地真係有緣份喇~」

OK!一場同學,相識廿年,你洗唔洗咁坦白先?



2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