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在亂流下平安》

更新日期:7月 17

「除了會痛一切都美好,除了挫折面前仍有路,除了厭世總有某些,修補可以做......」

2021年7月的第一個星期,Facebook、Twitter、Google 等負責維持人類生存的科網巨頭,警告將會離開香港。本想借此消息,借頭借勢寫篇千字文,向讀者們告別,讓此專頁與FB共同進退。奸商終歸只是粗人一名,從來都是三分鐘熱度,每星期一長文,維持了三年多,真心有點累。由其解封後,工作量開始海嘯式倒灌(再加上PS5),已經有好幾次 Hea 寫交功課算數,既忘了初心,又負於讀者。

「告別書」落筆之時,收到一突發消息,元朗信義中學兩名學生在歌唱比賽唱《銀河修理員》,因歌詞帶有「亂世」、「對抗」等字眼,校方審批後指帶有政治含意,以各記一大過作結,從此人生中被記上一「污點」。看到後即時停筆,邊重溫MV邊流淚,《海瑞罷官》式的民間批鬥終於到來,人民批鬥人民的時代正式開始。

「儘量去彌補,難逃那煩惱,修修補補亂世中,一起蒼老......」

由K房唱《別說話》開始,《慣》、《到此為止》、《無可避免》、《遠征》、《哪裡只得我共你》...... 奸商絕對係Dear Jane 的死忠粉,死忠到即時後台見面都唔敢合照,死忠到嫲嫲的喪禮上以《終點的擁抱》作主題曲。Dear Jane 用廣東歌,收錄了奸商許多的青春、往事、回憶與秘密。

經此一「中學」審批後,《銀河修理員》即時成為禁歌,再沒有商演敢找 Dear Jane。你看看維他奶的下場,還有那家公司食了豹子膽,有種觸摸呀公的紅線。年少時讀歷史,讀到海瑞罷官文革十年,不理解這等低劣反智行為怎麼出現,不可能在現實生活再次出現。到了今天,還有甚麼荒謬,能讓你覺得驚訝?

「誰也破了等某位去補,而你有我保養和愛慕,縫了再破穿了再補,這亂世未必可修理好......」

因為愛上廣東歌,所以想做電台DJ;因為想做電台DJ,所以愛上寫作。記得年少時最愛聽一檔903節目,名叫《短期租約》,由 Wasabi 主持的音樂節目,一星期一次。節目內有一環節,叫《二房客》,由DJ以抒情音樂作背景,讀出一篇情深讀白。自那時起,奸商便常常執筆寫字,幻想自己為《二房客》起稿。可惜永遠三分鐘熱度,寫過四五篇後,又要等幾年後,再有心機寫,寫了四五篇,又等三四年。

大學時期進入電台DJ班,伯樂教過:「一個好既電台DJ,唔係賣口材,唔係賣搞笑,而係賣品味。只有合適既品味,才會有合適既聽眾。」

「絕望裡樂觀,亦是個情操,東歪西倒但至少,牽手偕老......」

原本諗住抄襲咬花雄,簡單的記錄一下移民心酸,順道認識一下為數不多的移英同路人。結果我手寫我心,變了維園呀伯,講時事講政治,多過講生活。曾經收到不只一位兄弟的提醒,叫我收口,大概內容為:「你又唔係香港,你仲知啲咩呢?難得去到英國,不如收口,好好生活。咁鐘意寫野,咪寫下呢到鳥語花香,個到山明水秀咪算囉!得罪大陸對你有咩好處先?」

寫字,為興趣、為過癮、為啖氣,就是不為好處。誰料這位維園呀伯,居然有人欣賞佢既品味,睇佢寫既文章,仲「屎窟撞棍」出書做作家。書都出埋,超額完成了吧?死而無憾了吧?

「沿途在,修理著熄了的曙光,祝你在亂流下平安,真愛是任何形狀,對付百孔千瘡......」

這幾年間,我們已經失去了太多太多,如今連一首廣東情歌都被上綱上線,文革風潮殺入樂壇。原本唱給香港人聽的廣東歌已經罕有,今後你還能期待明天會更好嗎?

頭條新聞不見了,蘋果日報不見了,現在連唱《銀河修理員》都出事。可能因為自己當局者迷,所以剛剛才發現自己可以繼續做維園呀伯,在這邊繼續我手寫我心,原來是多麼的奢侈。

「誰能望穿我,這種堅壯非堅壯,形勢壞透只好對抗,由我硬撑著,使你心安......」

原本想寫封告別書,寫下寫下寫左封投名狀。雖然我知這1.1萬讀者中,應該有超過一萬人已經無再睇,而另外個一千人主要係睇下啲搞笑轉發Post,但奸商都衷心感激各位一路的支持。既然你不俾我唱歌,那我只好繼續寫字,寫到你收皮為止。

這篇文章,因為結合了兩篇文,所以有點長,多謝你既耐性。最後,奸商答應大家,雖然之後再未必一星期一文章(係!我知!你地都無追開啲長文呀麻!),但我必定在這專頁更新文章,直到煲底相見那天!

答應我,平安地等到那天,我們一起在煲底合照,用那照片,為這專頁作結。

約定你!

「銀河上,邊跌宕邊看緊對方,跨宇宙又橫越洪荒,不怕在盡頭無岸,遠近我都護航,還能互安慰,不必天氣多清朗,狂雨暴雪一起對抗,任歲月再壞,不致心慌!」



57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