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後》

時間匆匆,物換星移,晃眼間來到奸商移居英國後的第三個春天。告別了五光十色夜夜笙歌的繁華鬧市,換成了打機睇書照顧女兒的生活日常。剛到步的那塊蠻瘴荒地,經過兩個秋與冬之後,也逐漸成為一個可以招呼朋友的後花園。

看著花甫由百花爭艷到枝葉凋零,春生夏長到秋收冬藏,與大自然相處的時間,是移民路上其中一個最大的得著。

前一陣子,英國轉回夏令時間,是得到官方確認的春天回來。氣溫回升,蔷薇長出了花蕾,含苞遍滿了大地。路邊的野草黃花,更提前鬥色爭妍,彷彿爭取在櫻花綻放之前,也要吸引一下人們的目光。

可是,忽然,風雲突變,4月的天空開始下雪。對於一眾剛到步的新移民而言,落雪總是新奇兼浪漫,兩位寶貝女也為冰雪的重臨而異常興奮。異常的,還有花甫上的枝葉,與及英國本土人的反應。

大自然對環境十分敏感,植物才會懂得在適當的時候發芽生長,才會知道在合適的時候開花結果。奸商曾經種植過室內植物,對於如何運用燈光、溫度、濕度等去欺騙植物打花,把兩年的種植期縮短至4個月,有過粗略的認知。眼見面前花甫的境況,男人的直覺告訴我,這個絕對不是好事。

連綿了近兩星期的雨雪,忽冷忽熱的風雲,讓含苞未放的桂蘭變黃,花紅柳綠的花甫有近半植物開始凋謝,往年的花飛蝶舞,蜜蜂蜘蛛,到今天都還未浦頭。常說天氣變幻莫測,一日四季的英國,也把四月下雪報成新聞,還大字標題的說明這是天氣反常的鐵證。

2004年電影《明日之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故事一開始,兩名氣候學家在南極冰川上,親眼目睹整個萬年冰架斷裂。兩位學者在聯合國研討會上報告,指冰川融化阻斷了北大西洋的暖洋流,地球將進入新冰河時期。可惜參加會議的各國元首對此感到荒謬,把理論當作笑話看待。

2020年的冬天,北極上空的溫度過高,形成不了極地漩渦,鎖不住極地的冷空氣,導致北半球渡過了一個異常寒冷的冬天。在蝴蝶效應的作用下,這個極地漩渦的影響,到底可以去到多遠呢?

在世界大戰一觸即發的世代,天氣反常的話題很難進入大眾視線。同時,沒有太多人知道,世界大戰與天氣反常,都有足夠的能力去摧毀人類所建立的文明。

最好有人可以告訴我,全都是泡沫,都是正常的,只是奸商杞人憂天而已。都是因為拜登上台,利用媒體去誤導大眾而已。或是因為武肺全球封城休息,地球是在回復當中,出現的小症狀而已。

請告訴我,所有異常都只是悉心安排的陰謀論,然後再教導我,如何把花甫變回鳥語花香的日子。




50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