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郎才盡》

自網誌開始至今,轉眼第三個年頭,一直維持著最少每週一文的驚人緩慢速度書寫著。與時下炙手可熱,每天早午晚各一文的網誌作家相比,少了一份激情,多了一份老土。始終,既沒有專業知識的背景,也沒有獨步天下的野心,單靠外表與吹水,很難用文字去突出重圍。

認識奸商的朋友都知道,除了婚姻與愛情,其他事情一概都稱不上堅持與持久。況且,網上匿名寫作,責任少自由高,所以一直以為自己的寫作堅持,大概會跟戒煙差不多,戒完又停停完又戒咁囉。

誰知離港移英之時,維港的兩岸,正醞釀著一場時代革命的降臨,為道盡途窮的繁華盛世劃上句號,為二次冷戰的歷史洪流揭開序幕。

那種想要光復香港的純情,那個讓人哭笑不得的大舊,還有那些大陸金融的陳年黑歷史,都為寫作帶來源源不斷的靈感。

移民,像個艦隊,離開了港口,前方就只有一個目的地。高舉著桅桿,奮勇地對著無邊海水,揚揚帆昂昂然的撐過去。可惜,離出發的港口越遠,對港口的認識越淡。抗爭、遊行、投票、抗疫、屌狗等,既然無法參與,亦無資格評頭品足。默默支持,照顧同胞,靜靜革命,做自己能做的,已經是最大的支持。

早兩日,太太希望一家人做一次大掃除,在LOLM(新手機遊戲)中努力沖排的我,無意識地回了一句:「好地地大咩掃咩除呀?」

原來聽日就係年廿八,在天天新聞報道脫歐、疫苗、落雪、封城消息之時,農曆新年原來已準備好悄悄的來悄悄的去。的確,在地球的另一端,我們都習慣了新年跟長假,定左12月底1月初。連LOLM,都因為要把香港當作中國一部分,所以沒有在香港開放下載,與香港的兄弟又少了一個連接點。

當年上電台訓練班,伯樂話:「一個揸跑車既電台DJ,唔會係一個好DJ,因為佢已經開始遠離大眾。」

就在感覺到黔驢技窮,對寫作失去激情的時候,突然被傳說中的那個男人點名批鬥。久旱逢甘露,將近枯萎的小黃花,再一次感受到汗水與激情的溫度與濕度。

行船,就是有風有浪才精彩,就是孤單太耐才出海。有朋友擔心奸商被全國政協副主席點命,怕身家性命財產會有危險,或是以後不能回港。「傻豬黎既~」爛命一條出名爛砌的奸商,早以死過又活過來無數次,那會怕這類國家級虧佬在網上打飛機呢?

「沿途誰 尋回誰 命運裡失散伴侶

一對對 從此會光輝引退 避世安居

哪面是岸 哪年回航 

全船人來到這裡 無意後退」



118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