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者重臨》

作為一個不折不扣的波牛,年少時常常跟隨老爸看足球。那個時代,是屬於曼聯三冠皇的時代;是屬於4-4-2雙翼齊飛的時代;是屬於 7 號屬於碧咸的時代。年少無知,在那個沒有太多思想的年齡,因為老爸愛曼聯,所以奸商也愛曼聯。

直到 03 年碧咸遠走馬德里,曼聯換來了一個18歲黃毛小子。7號球衣的主人,由萬人迷變成了一個獨愛扭波的廋柴。幸好同期曼聯加入了一個與奸商踢法、外型、特徵都相近的球員,辣椒仔阿倫史密夫,讓曼聯保有值得留意的原因。

當年班上那個弱質纖纖的女班長,居然會看足球,居然是曼聯迷,居然也愛辣椒仔。既然女班長也愛這類型的球員,難怪她最後會死心塌地成為了我太太。

當年,獨愛扭波的廋柴,又何止C朗一人。那個時代,那個獨步天下的扭波廋柴,叫羅賓奴。那個時代的C朗,算不上天才型球員,也算不上球感型球員,最多只能算有速度的花巧型球員。後來,辣椒仔受重傷,碧咸又與羅賓奴做隊友。漸漸,就與曼聯愈走愈遠,最後,跟隨了羅賓奴,成為了曼城迷,直到今天。

太太當年並沒有跟隨奸商轉會,反而看上了肌肉愈來愈爆炸的C朗,雖然她嘴裏說是看上了C朗的鬥心與上進心,但其實女球迷愛看肌肉愛看靚仔,作為同類型球員,我是明白的。

往後的十來年,C朗登上了世界之顛,曼城也稱霸英超。為了睇波,為了追星,我倆曾千里飛來睇英超,甚至陪太太到現場睇歐聯決賽,見證C朗登頂。而C朗在這十多年間的豐功偉績,也不需我在這多加描述。

江山代有人才出,坦白說這兩年間,無論是因為年紀,還是因為疫情,C朗與美斯都「回塘」了不少。曹操說:「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畢竟三十有幾了,縱有雄心千萬丈,到了球員生涯末,也有皓首蒼顏時。

今個夏天,轉會窗出現了一則驚天傳聞,C朗有可能加盟曼城。來不了哈里簡尼,來一個C朗,是可以接受的。

奸商:「C朗黎曼城,我地終於又愛上同一隊波,是緣份,也是天注定吧!」

奸太:「無理由,我唔信,我記得佢講過想返曼聯,所以我知佢一定唔會去曼城,我對佢有信心!」

奸商:「ESPN 都話係曼城喎!同我一齊做曼城迷唔好咩?」

奸太:「我了解我C朗,我C朗一定聽費Sir話,我C朗不會去曼城,要就返曼聯!」

由C朗公佈返曼聯那刻開始,便是我家婚姻破裂的起源。自那刻起,每天必然會提醒太太,C朗已經三十有六,在曼城只是第二選擇。就是回曼聯,回歸舒適區,回來賣賣波衫,見見粉絲,劃上生涯句號而已。對英超、對歐聯,都沒有太大影響。你看美斯去到巴黎,豈不是為賣球衣賣波飛?

直到英超賽日,我倆也要為電視到底該放那場比賽而發生爭執,真係有李斯特城對曼城唔睇,去睇曼聯對紐卡素?

C朗,沒有想過像美斯一樣,以後備出場換取觀眾掌聲,要踢,就踢正選。上半場一開波,曼聯承繼了上兩季的老鼠拉龜,中場一味橫傳,就C朗一個要波發難。明顯曼聯一開波還未適應多了一個大佬在陣,邊線接波後,到底是落底出波還是切入中路?中路控球後,到底是即俾大佬還是等大佬走位?幸運的大佬在上半場尾段執雞成功,那個招牌興祝動力,是用來做給老球迷看的。

下半場,曼聯後防不穩問題再次出現,被追成1:1。然後,一個反擊,中場梳爾一記直線。那個熟悉的身影,那個十八年前的黃毛小子,那個紅色球衣的 7 號球員,以最直接的方式,沒有任何的花巧,右腳控前,踏兩大步,涉好身位,左腳一抽,這就是世界級。

對上一次,能讓死敵球迷站立鼓掌的,應該是巴塞時期的朗癲。今場波,服了,太太對,是應該播曼聯的。

賽後訪問,大佬話:「我已經在專注到下一場比賽,我是來贏波的,我是來拿冠軍的,我是為勝利而來的!」

怪不得太太對你如此死心塌地,就知道太太獨愛這類型的男人。


13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