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

又一年的七月一日,二十四年前的今天,管治了香港 156 年 的英國,把香港交給建政 48 年的中共中國。從此,香港踏上了一條歷史從未發生過,名叫:「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不歸路。

二十四年過去,香港從國際金融中心,退變成難民輸出城市。一國兩制,現在只剩下「制定唔制」;「制」既朋友,請你忘記西方價值觀,擁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做個值得共產黨驕傲的中國人;「唔制」既朋友,要不閉咀,要不離開,要不就一定是想「顛覆國家政權」。

在這二十四年溫水煮蛙的過程中,有多少人曾受惠於自由行的旅客來港?有多少人的財產伴隨著樓價節節上升?有多少人搭上了中國經濟火箭式升空的順風車?但是,糖衣陷阱的背後,原來是言論自由的逐步收縮、新聞自由的加倍打壓、民主民生的急速倒退、與及法治人權的蕩然無存。

二十四年的光陰,是數代人的一個集體回憶,成長、讀書、戀愛、反叛、追夢、搵食、成家、育兒......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前路一步一步的走,誰人又能在這過程中,能提早預知到,原來一切都只是一場夢,一場早被精心策劃,不費一兵一卒便奪回香港的春秋大夢。

二十四年,連「五十年不變」的一半都還未到,鄧小平當初斬釘截鐵的承諾早已化作輕煙隨風而去。承諾,原來在中國並不好使,原因,在於「人治」。在法治社會之下,所有事情白紙黑字,甚麼能做甚麼不能做,全都依法辦事。在人治社會之下,人在法律之上,依靠執政者的「賢明」來治理國家,一國之成敗興衰,全繫於一人身上。

適逢今日也是中國共產黨的建黨一百年,黨主席在國際圍攻的大時局底下,在天安門發表講話。講話內容除了一貫欣欣向榮,偉大復興等假大空的形容詞以外,還喊出了:「堅決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中國共產黨矢志不渝的歷史任務......」

這堅定的用字,比過去所有的講話,甚至《告台灣同胞書》的內容,都來得更強硬。由此講話語調來看,正處內憂外患,水深火熱之中的中共政權,會將入侵台灣,發動戰爭,去保住政權的這個方案,視為最後選擇之一,並認真地在準備著。

雖然,香港的百年基業,在短短二十四年間被弄到土崩瓦解,但有些人心、有些思想、有些智慧、有些信仰,是他人搶不去的。面對這種搶匪,雖未能與之正面衝突,但時間一長,報應必然會找上門。若然未報,只是時晨未到,而這個時晨,肯定用不上二十四年。

二十四年了,單單看政務司司長,由陳方安生去到李家超,這就已經很清楚的解釋了,何謂氣數已盡。




49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