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陷阱》

開新鋪,最大的難題,在於找到合適的吉鋪。雖然經濟下行,滿街吉鋪,但要找到一個大小適中、人口夠密、競爭不多、有泊車位、交通方便的吉鋪,一點也不容易。要找到一個願意合作又好相處的業主,更難。

其中一個加盟的新店,早早已鎖定了一家前賭博公司的鋪位。奈何遇到了一位經驗豐富內功深厚的業主 Gary ,高手過招,一眼知高低,自信奸商,即時變菜雞。

由於新鋪的整棟建築,興建於維多利亞時代,簽約前要先做一份測量報告。報告內容顯示建築物地下的木樑,已經腐爛到一個有危險的程度,於是又要約 Gary 到現場隻揪,決定如何維修木樑、維修時間、與及維修費用預算。

三百個回合後,Gary 同意由我們的師傅負責維修,由他來埋單。但當 Gary 與我家師傅談價錢時,師傅被逼埋牆角,最後7折成交。事後師傅極度後悔,我們也只能叮囑師傅,不能用我們的資金作補貼。

激戰過後,一起抽根事後煙,Gary 忽然來了個情深對話。

60 來歲的 Gary 40年前來自希臘,沒結婚沒小孩,卻強調自己很多女朋友。白手起家的 Gary 由一家 Fish & Chip 起步,生意興旺到足夠買回這家的鋪頭。之後越来越多希臘人移居英國,並加盟 Gary 的 Fish & Chip,而 Gary 亦開始全國奔走,全盛時期全英有60多家 Gary 的加盟店。

老煉的 Gary,把年輕時所賺到的錢,買回加盟店背後的業權,再放租給自家加盟店。以我們看中的新鋪為例,一棟建築物有一個鋪位、兩個樓上單位、三個泊車位、還有一幅巨型廣告牌。所有租金加起來,一共收到£20,000一年,比他當年買下來的價錢還高。

Gary告訴我們,在同一個城市內,他擁有 5 棟建築物,一共22個放租單位。所有鋪頭都有長租約,所有單位都有人住或租。他說自己想退休回希臘,所以想把 5 棟建築物打包,一次過賣出。 5 棟打包售價 £700,000,年租金收入 £77,000, 年回報11%。

正當我們用廣東話七嘴八舌時,可能 Gary 感受到我們沒興趣,忽然食了誠實豆沙包,坦白地道出了內裏的乾坤。

除了地鋪的大品牌外,那些樓上單位,全都以短租形式,租了給一家歐資工廠的工人。脫歐加疫情,讓工廠瀕臨倒閉,樓上單位的租金收入,由非常穩定變成未知之數。他說,他知道會有很多香港人準備到英國,如果這次我們能幫他賣出,他會把整個英國版圖上的物業,獨家跟奸商合作,齊齊搵真銀。

我不知道希臘人是否很喜歡坑希臘人,反正奸商多年忠旨,不坑香港單,只坑中國客。

遠至一個希臘裔的英國老奸商,都嗅到了BNO所帶來的血腥味,更多的大奸鱷,早以準備就緒,等候開餐。奈何香港人,在一個曾經法治制度完善的地方長大,較少接觸在野外求生的猛獸,危機意識與求生本能,均還未到達同一個水平上。

夜幕下,鋪頭附近,滿街的出租標示,迷惘的脫歐前路。定必有人指控奸商又在「放負」,說英國的樓市都不知幾咁搶手,價錢又平宜,簡直是03年的香港。

英國的樓市熾熱,只限那些合適香港人要求的好區域,卻有大量江湖術士把爛區重新包裝,再告訴你這是好區。最近剛剛收到一批新的陷阱資訊,等奸商排位先上金牌,再另寫文章作深入探討。

到底BNO所帶來的資金,能否Cover整個疫情加脫歐的影響呢?常言道:「水退才知誰沒穿泳褲。」水才剛剛漲起來,大家記緊穿穩一點,以免一個大浪後被打到裙拉褲甩。



191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