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way to go》

時空回到 2018 年,大陸債券市場爆煲,中共官方確認的都有超過三百家大型金融公司發生債務違約,債務違約規模超過兩千億(官方數字)。然後中央大力整改金融業,美其名是整改,實際上攞正牌收片。當年在大陸從事金融的奸商,所認識的大老闆之中,十個有五個失蹤,四個被捉,仲有一個從辦公室天台跳了下來。

回到香港,餐廳續約被加租20%,舞台製作行業不景氣,就剩下一些「天外飛仙」來吊命。命運的安排下重遇英國土生土長的大舊,得悉大舊在英國的甜品生意有發展空間,埋單一計後決左帶上家人遠走高飛。

19年初,最後一次在香港機場登機。起飛那刻,回望那時還是燈火璀璨的香港夜空,心中莫名其妙的想,下一次再望到這個熟悉的夜空,會否有浪漫得如紀錄片中見到柏林圍牆倒下後,東西德民眾再次相遇的感動?

初來炸到,人生路不熟,事事都要重頭開始,掛上T1E企業家簽證,未來5年要腳踏實地,生生性性,不能再有任何行差踏錯,才有機會做個英國人,否則馬上執包袱躝屍趷路。

來到紅鬚綠眼之地,華人比例甚少,見到香港人的機會比見到尼斯湖水怪的機會更低。原本計劃兩年之內安份守己,好好待在甜品店,不擴充不發夢,慢慢地融入社會。誰知反送中爆發,內心有如熱鍋上的螞蟻,總想出一分力,奈何除了在網上打嘴炮打飛機之外,就只可以默默地做些接應工作。

之後的武肺疫情、BNO平權、LOTR等,讓世界從此不一樣。比較幸運的是,甜品店的發展一直平穩向上,不用被人趕出國門。

今天的英國,雪埠街市最好生意的一檔,是請左香港伙記,講到廣東話的那一檔。原本整個Postcode就兩戶香港人,現時同一條街就有三戶。雪埠香港足球隊最近開始成形,正積極約戰附近的省城香港隊踢比賽(我地實力強橫,無料唔好過黎挑機!)。

一切的意想不到,源於香港有一班了不起的香港人,用身體、前途甚至生命去創造出來。人不能忘恩,也不能忘本。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更何況當下有很多香港人還在苦難之中。

就在BNO Visa 剛出台之時,就跟太太商量過,希望可以從一而終堅持T1E之旅。不過轉BNO Visa,不只省時、省錢,更省去 T1E續簽時的大量文件。要知道準備五年來做生意的所有紀錄,所有員工的Payroll、Passport、上班紀錄…… 絕對不是一件易事。

BNO Visa 有個細節,如果你是 BNO 持有人,在英國以其他 Visa 入境超過 30 個月,就可以直接申請 30 個月快證。不用考試,不用照肺,不用評核,30個月後直接成為英國永久居民。而奸商用的申請方法也十分簡單,就是讓太太去處理,所以申請細節不用問我。

記得伯樂曾說:「人生有那一件事情可以完全跟原本計劃走?”Rundown” 其實係 Shortform,全寫叫做 “Running Down”。」

快證成功批出的一天,是「移民馬拉松」剛好跑到一半的那點,還有後半段要好好再努力。知道有好多朋友才剛起跑或準備起跑,對未來的不確定性還是有很多不安。不用怕,沿路上還有很多同路人,大家守望相助,總會等到香港光復的那天。

永遠向前,路一直都在。




67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